大秀场

1351

主题

124

听众

5万

积分

Medal No.10

积分
50758
贡献
2585
梨园币
1085 个
发表于 2017-10-30 16:35:56 |显示全部楼层
东风编剧:豫剧《鹤发丹心》剧本
东风编剧作品
大型豫剧古典戏
《鹤发丹心》
(根据豫剧传统老戏重新编剧)
【2017河南省第十四届戏剧大赛决赛演出本】
【演出:鹤壁市淇河豫剧团】
【剧情介绍】
       北宋年轻的皇帝赵祯执政时期,南疆叛乱。八王千岁赵德芳与大臣包拯,前来劝说辞朝归隐的天波杨府当家人佘太君,派出曾孙杨文广比武夺印、挂帅南征。佘太君担心权奸丁贵寻机加害曾孙,早已远送万里之外习武避难。八千岁与包拯误解佘太君不肯再为国效命,失望而去。巾帼小英雄杨金花女扮男装,私自出府,校场比武,夺印而走。丁贵奉旨搜查天波杨府,被七娘杜金娥痛打并撕毁圣旨。丁贵搜出帅印,要治罪小金花。佘太君极力保护曾孙女,怒斥权奸,并上殿面君请罪。皇帝听信谗言,要斩佘太君。午朝门外,穆桂英率杨门女将为保佘太君与丁贵剑拔弩张,八千岁陪同劝谏醒悟后的皇帝急忙赶到。八千岁责令皇帝怒斩权奸、赦免佘太君,并跪下赔情。佘太君不计家门荣辱、恩怨、得失,鹤发丹心,请命挂帅,带领杨门女将奔赴南疆,平定叛乱,维护了大宋的统一。这是一曲巾帼英雄勇于担当的爱国赞歌!

人物表

佘太君:天波杨府当家人,虽然是遐龄之年,依然是一片丹心,忠心不改,老旦;      
穆桂英:佘太君之孙媳,天波杨府少当家,人到中年,威风不减当年,刀马旦;
包拯:大宋重臣、忠臣,因杨金花夺印而被革职,后官复原职,黑头;      
赵祯:大宋第四位皇帝,年轻气盛,少不经事,深受蒙蔽,知错能改,小生;      
赵德芳:开国皇帝赵匡胤之子,深受赵祯敬重、敬畏,敢于批评皇帝过失,老生;
柴郡主:佘太君之六儿媳,西周皇帝柴荣之女,年过花甲,老当益壮,刀马旦;   

杜金娥:佘太君之八儿媳,疾恶如仇,敢杀敢打,年过花甲,老当益壮,刀马旦;
杨金花:佘太君之曾孙女、柴郡主之孙女、穆桂英之女,巾帼小英雄,刀马旦;   
丁贵:大宋一代权奸,皇亲,被封卫国公,欺君罔上,构陷杨家,武净;      
杨洪:天波杨府总管,年迈苍苍,忠心耿耿,老生;           
李成王:归顺大宋的南唐国后人,羽翼丰满后,发动叛乱,复国独立,武净;      
曾付生:大宋镇守南疆的元帅,在平定南唐叛乱中,为国捐躯,武须生;
丁龙:权奸丁贵长子,凶狠歹毒,有匹夫之勇,无将帅之才,武净;      
丁虎:权奸丁贵之次子,狐假虎威,校场比武,暗刺杨金花,反被刺死,武净;
南疆兵将、叛军、校尉军、比武诸将、内侍、杨门女将女兵、宫女、御林军等。

序幕

【北宋天圣末年秋日。
【南疆。
【幕启:战鼓声中,喊杀声震天。
【归顺大宋多年的南唐后人李成王发动叛乱,镇守南疆的元帅曾付生率大宋将士平叛上。
【李成王率叛军迎上。两军对阵。
两军(同喊)杀呀!
曾付生李成王!你南唐国归顺我大宋六十余载,今日为何发动叛乱?!谁敢分疆裂土,本帅杀他个片甲不留!休走,看枪!
李成王拿命来!

【两军厮杀。曾付生血战李成王,惨遭大败,逃下。

李成王追!
【李成王追下。
【曾付生败逃而上。
曾付生哎呀!
【李成王追上。
李成王啊!哪里逃!
【李成王劈死曾付生。
【叛军上,齐拥李成王。
李成王(狂笑) 啊哈,啊哈,啊哈哈哈----我们复国了!

叛军复国了!

李成王我们独立了!
叛军独立了!
李成王南疆就是我们的天下了!(狂笑)哈哈哈-----
【切光。

第一场

【秋日傍晚时分。
【天波杨府后花园。
【八姐、九妹引佘太君上。
佘太君(唱)
望夕阳欲坠西山红似染,
恰似我一片丹心到暮年。
恨只恨奸佞弄权处境危险,
佘赛花被逼无奈辞朝班,辞朝班。
汴梁城繁花似锦一墙阻断,
杨家人不闻国事但求平安。
天波府盖世荣耀鲜血换,
如今是斗转星移化云烟。
实可叹世态炎凉今朝见,
实可叹几代女将且赋闲。
脱征袍换布衣收起弓箭,
后辈人绕膝前难得团圆。
怎能忘,怎能忘戎马倥偬东征西战?     
出生入死,出生入死为的是大宋江山。
只祈愿再无征人离别泪,
只祈愿再无沙场金戈寒。
只祈愿百姓安居皆饱暖,
只祈愿太平盛世万万年,万万年。
【杨洪上。
杨洪禀太君,八王千岁、包大人到!
佘太君哦?
【大臣包拯陪同八王千岁赵德芳上。
赵德芳老太君!
佘太君(施礼)参见八王千岁。
赵德芳老太君免礼。
包拯太君!
佘太君包大人。(轻施礼)
包拯包拯与老太君还礼。
佘太君请八王千岁、包大人花亭入座。
赵德芳、包拯请!
【三人落座。
赵德芳老太君,身体可好?
佘太君尚好,尚好。千岁日理万机,驾到我府,有何事情呢?
赵德芳哎呀,老太君哪!只因李成王南疆发动叛乱,杀死我南疆元帅曾付生,重建南唐国,分裂大宋朝。当今万岁,少不经事,不知所错。奸佞丁贵请命带领二子挂帅平叛,本王与包爱卿一同举荐老太君率领杨门女将挂帅南征。眼见争执不下,万岁传旨,校场比武选帅,三日为限。包爱卿主考,丁贵监印。明日,还请老太君派出你那曾孙杨文广前去比武可好?
包拯是呀,是呀,老太君就该派你那曾孙文广校场比武!
佘太君千岁,只是我那曾孙文广,不在府中啊。
赵德芳、包拯哪里去了?
佘太君万里之外,投奔名师习文练武去了。
赵德芳我怎不知呀?
佘太君不敢惊扰千岁。
赵德芳这——
包拯太君哪!我知道,你是怕那奸佞丁贵再迫害文广,是也不是?!
佘太君包大人若是不信,任你搜寻哪!
包拯哎呀呀,老太君讲哪里话来,得罪了,得罪了。
赵德芳包爱卿,明日杨家若是无人前去比武,恐怕这帅印就落到奸佞丁贵之手了哇!
包拯这大宋朝的江山危矣!
佘太君普天之下英雄辈出,不必忧虑。
包拯(善意的讥笑)哈哈哈------一向忠心耿耿的佘老太君,竟然变得漠不关心了。
佘太君(善意的冷笑)哼哼哼------自古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今俺杨家已经辞朝,这国家大事么,就由那些身居庙堂的三公九卿、皇亲国戚去管吧!
赵德芳老太君,这大宋朝可离不开恁杨家呀!
(唱)恁杨家保大宋忠心耿耿,
一个个一代代俱是英雄。
为国家御外患从不惜命,
因此上才能够威震边庭。
血染疆场换来了天下安定,
血染疆场救下了天下苍生。
谁不夸恁杨家功劳最重?
谁不夸恁杨家世代美名?
倘若是恁杨家不再效命,
大宋朝该靠谁出手支撑?
至如今南唐叛乱待平定,
唯有恁杨门女将去出征!            
包拯是呀!
赵德芳明日早朝,本王要奏明圣上,重新启用杨府几代巾帼英雄!
佘太君多谢千岁好意。只是,俺如今只求清静无为,逍遥自得,不愿再做什么高官,享什么厚禄了。
赵德芳这——
包拯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竟然有人坐视不管哪!
佘太君嗨嗨!这文广不在府中,难道说要我这遐龄之人前去争夺帅印么?
赵德芳不不不不,岂敢,岂敢哪。
包拯既然这样,千岁,咱还是走吧!
赵德芳这——
包拯乘兴而来,失望而去,嗨!
赵德芳情有可原,情有可原。
佘太君送千岁,包大人。
赵德芳老太君留步。
【包拯引赵德芳下。
【切光。

第二场
【三日后。
【皇家校场,校尉军戒备森严。主考包拯、监印丁贵并坐高台。
【丁龙、丁虎上。
丁龙、丁虎参见父帅!
丁贵站立一旁!
丁龙、丁虎啊!
丁贵包大人,今日乃是比武选帅最后一天,倘若再无有人胜过我儿,这元帅大印自然就是老夫的了!(大笑)哈哈哈------
包拯丁王爷,今日还有武举挂号,你就该传下将令,让他们比武才是呀!
丁贵那是自然。丁龙,听令!
丁龙在!
丁贵命挂号武举,比武上来!
丁龙得令啊!
(念)英雄镇校场,举子听端详。三日无敌手,哪个敢较量?!
(白)呔!不怕死的上前来呀!
【比武的诸将上,挑战丁龙,被打死打伤打跑。
丁龙(狂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净是些酒囊饭袋,无能之辈呀!
杨金花(内声)呔!尔等休得猖狂,夺印者来也!
【杨门女兵引杨金花女扮男装冲上校场,与丁龙、丁虎交手。
丁龙到此作甚?
杨金花前来比武夺印!
丁龙可曾标名挂号?
杨金花未曾标名挂号。
丁龙未曾标名挂号,不得比武!
杨金花你且等候了!参见包大人!
包拯你可是杨——
杨金花我扬名天下!
包拯家住哪里?
杨金花家住河东。
丁贵你姓什么?
杨金花我姓宋。
丁贵你父何名?
杨金花宋家臣。
包拯你叫何名?
杨金花末将宋朝卿。
丁贵现住何处?
杨金花杨家老店哪!

包拯杨家老店——呀!
(唱)比武选帅在校场,
丁家父子丧心病狂。
倘若帅印落魔掌,
举国上下要遭殃,要遭殃。
忧心如焚不堪想,
正遇英雄少年郎。
看面庞好似杨文广,
更像是巾帼英雄扮男装。
我且把你的名字来报上,
我还要再把你的恩师当。
叫徒儿你快快比武去较量,
须提防性命被打伤。
杨金花(唱)
好一个忠良老包公,
他与我作保当先生。
深施一礼谢恩师,
校场上会一会武将丁龙!
(白)丁龙!挂号已毕,你我二人怎样较量?
丁龙你来看,校场以上百尺高杆悬挂金钱,哪家射中哪家就去挂帅。
杨金花哪家先射?
丁龙:自然是某家先射。
杨金花好!让给你!俺若先射,就无有尔等的份了!
丁龙哼!弓来!
【丁虎递过弓箭。丁龙射箭,一箭射中。
丁贵包大人,我儿射中了。(笑)哈哈哈------
杨金花且慢!射中一箭,不足为奇,我连射三箭还大有名堂。
丁龙有何名堂,快快讲来!
杨金花你且听了!百步射金钱,单射金钱眼。
丁龙我来问你,这第一箭?
杨金花这第一箭,箭射钱眼,不前不后,左右摇摆,这叫凤凰垒窝!
丁龙这第二箭呢?
杨金花这二箭起头箭落,二箭占头箭之位,这叫凤凰下蛋!
丁龙这三支箭呢?
杨金花这三支箭么,连箭带钱射落平阳,这叫渔翁捞箭!
丁龙哼哼!乳臭未干,口出狂言。我量你也难射中啊!
杨金花你且闪开了!
(唱)叫马童看过来宝雕弓,
【杨门女兵上,递上弓箭。
箭射金钱显奇能。
【杨金花射箭。
轻轻搭上珠红扣,
但愿得不负平时功。
【头箭射中。
非是俺虚言将你哄,
睁开你狗眼看分明。
凤凰垒窝箭射中,
你看我再射出二箭雕翎。
【二箭射中。
飞马我把三箭射,
【三箭射落金钱。
金钱落地成竹在胸。
丁龙小乳子,射箭不足为奇,可敢与俺校场比武?
杨金花比武何妨。
丁龙枪刀剑戟,任你使用!
杨金花马上马下哪个惧你?!
丁贵小乳子,校场比武杀人,可是不管偿命啊。
杨金花哪个不晓?!
杨金花、丁龙枪来!
【丁虎递给丁龙枪,杨门女兵递给杨金花枪。杨金花、丁龙开打。
丁龙啊!杀!杀!杀!喳喳喳喳喳哇呀呀呀------看枪!啊!
【丁虎助阵,被杨金花刺死。
丁贵我的儿啊!
【杨金花趁乱抱帅印跑下,杨门女兵急忙跟下。
丁贵丁龙快快追赶!
丁龙是!
【丁龙追下。
丁贵:抓回来,杀!
包拯:丁王爷,这校场比武杀死人,可不管偿命啊!
丁贵:这——
内侍:(内喊)万岁驾到!
丁贵:(哭)我的儿呀——
【内侍引年轻的大宋皇帝赵祯上。
包拯、丁贵:参驾吾皇万岁万万岁!
赵祯:免!二位爱卿,校场比武,但不知花落谁家?   
丁贵:万岁!校场比武我儿丁龙获胜,谁料那包拯,竟然纵容他的徒儿宋朝卿将我儿丁虎刺死,又抢印而逃。请万岁治罪包拯!
赵祯:包拯,你真胆大妄为!
包拯:万岁!
(唱)万岁爷息雷霆容臣奏禀,
莫轻信卫国公令色巧言。
宋朝卿虽年少侠肝义胆,
堪称得自古英雄出少年。
一张弓百步穿杨射神箭,
一杆枪,一杆枪似蛟龙出海飞天。
奉圣命做主考岂敢偏袒,
我与他不过是一面之缘。
小将军夺帅印仓皇而去,
老臣我却也是难解疑团。
为国家选将帅披肝沥胆,            
请万岁容臣带罪寻英贤!
丁贵:万岁,不可轻信包拯谎言。他为何要误平叛大事,定是蓄意谋反!宋室江山就要毁于他手了哇!
包拯:万岁,丁贵深文巧诋,谗言惑君,他才是祸乱国家的大奸佞!
赵祯:哼!你身为校场主考,竟然不知夺印小将逃往何处,这渎职之罪岂能容得!革去官职,回府自省!
包拯:万岁——
赵祯:下去!
【包拯无可奈何地下。
【丁龙上。
丁龙:参见万岁!
赵祯:免!
丁龙:谢万岁!
丁贵:我儿快快禀告万岁,那一夺印小将逃往哪里?
丁龙:那宋朝卿快马如飞,直奔天波府后花园去了!
赵祯:天波杨府?
丁贵:万岁!那老太君既然辞朝,为何又派人前来个抢夺帅印?定然是与包拯串通一气,图谋不轨!就该命老臣前去搜府。
赵祯:丁爱卿听旨!
丁贵:万岁!
赵祯:孤王赐你圣旨一道,天波杨府,搜查夺印之人,不得有误!
【丁贵接旨。
丁贵:领旨!(阴笑)哼哼哼-----
【内侍引赵祯下。
丁贵:我儿,随定老父,前去搜府,要多带兵将,我儿可要小心了。
丁龙:嗯!
【切光。

第三场
【紧接前场。
【天波杨府大厅。
【杨门女将上。
杨门女将:有请太君!
【八姐、九妹搀佘太君上。
佘太君(唱)
虽然辞朝有怨恨,
依然为国操碎心。
不知谁能夺帅印?
可有帅才令三军?
柴郡主:婆母还是心系国家呀。
杨门女将:是呀,是呀。
杜金娥:婆母,咱们已经辞朝,就不必再为国事操心啦。
佘太君:哎,若是文广在家——
杜金娥:若是文广在家,定会上得校场,夺下帅印。
穆桂英:只怕那丁贵老贼,又要编织罪名,加害我儿了。
柴郡主:是呀。
丁贵:(内声)校尉军!
校尉军:(内应)啊!
丁贵:(内声)团团围困天波杨府!
校尉军:(内应)啊!
【杨洪匆匆跑上。
杨洪:禀太君,大事不好了哇!
佘太君:啊?
杨洪:那丁贵他——
【丁贵捧旨率校尉军上。
丁贵:圣旨下!圣旨下,太君跪!
【佘太君与杨门女将跪。
佘太君:万岁!
丁贵:查天波杨府,隐匿夺印之人,钦命卫国公搜府寻印,捉拿钦犯!
佘太君:啊?万岁!
【佘太君与杨门女将起身。
丁贵:啊,老太君,就该将那抢印小将交付与我,带上金殿问罪才是!
佘太君:卫国公,丁皇亲!别人不知,你还不晓?我家老爷儿孙俱已战死疆场,哪个夺了你的帅印?真是岂有此理!
丁贵:老太君!那一夺印小将分明逃往你府,不要再装糊涂,倘若再不交出,我就要搜你天波杨府!
佘太君:(冷笑)哼、哼、哼------怎么你要搜府?
丁贵:圣命在身,概不由己呀!
杜金娥:丁贵!你走错门了吧!我那文广孙儿,远在天涯海角,怎会上得校场夺下帅印?!
丁贵:怎么?他不在府中?
杜金娥:哼!他若在府,岂不是要被你这个奸贼,强加罪名,斩草除根?!
丁贵:哼!夺印之人,面貌像他,却不是他。
杨门女将那你还来作甚?!
丁贵:我看那人像女扮男装!
杨门女将:我等未曾出府,哪个夺了你的帅印!
佘太君:也罢!杨门女将俱在眼前,就请上前辨认吧。
丁贵:好!
【丁贵上前辨认,走到杜金娥面前时被打了一记耳光。
杜金娥:老小子!
(唱)丁贵贼做事欺下瞒上,
天波府岂容你逞疯狂!
穆桂英:丁贵!
丁贵:穆桂英,我是卫国公!
穆桂英:呸,老贼!
(唱)提起来卫国公举国痛恨,
蒙圣君欺文武包藏祸心。
在西凉害宗保中年命殒,
将星堕举国上下祭英魂。
杨家将自从把大宋归顺,
立下了无数的赫赫功勋。
天波府,天波府几代人热血洒尽,
单撇下十二女将离朝门。
至如今俺杨家国事不问,
分明是想借机斩草除根!
丁贵(唱)浑天候讲此话情理不顺,
奉圣旨来搜府效忠圣君。
柴郡主(唱)

卫国公飞扬跋扈令人气愤,令人气愤,
说什么奉圣命前来搜寻?
害杨家历来是心毒手狠,
逼得俺辞了朝紧闭府门。
不知你今日里又想做甚?
莫非是还要加害杨家人?
柴郡主陪你上殿去理论,
我不信大宋朝不容忠臣!
丁贵:哼!
(唱)天子圣命敢不信?
皇王圣旨敢不遵?
杜金娥:(夺圣旨)拿过来吧!
(唱)拿过来圣旨叫俺辨认——
丁贵(唱)这圣旨岂能是假不是真?
【杜金娥从丁贵手中抢过圣旨看。
杜金娥(唱)

抢圣旨看一眼怒火万丈,
不由得杜金娥气断肝肠。
俺杨家沙场上俱把命丧,
只剩下一家四代女红妆。
朝廷佬不把俺的功劳讲,
反宠信奸佞臣残害栋梁。
过往之事不堪想,不堪想,
【撕圣旨。
痛打老贼雪冤枉!
(白)丁贵,招打!
【杜金娥痛打丁贵。
丁贵:啊!啊!
佘太君:(制止杜金娥)嗯------
丁贵:反了!反了哇!
佘太君:卫国公,可曾搜出夺印之人?
丁贵:这——为何没见杨金花?校尉军!
校尉军:(内应)啊!
丁贵:快快搜府,莫让她逃走!
穆桂英:谁敢?
丁贵:违抗圣命,满门抄斩!搜!
【佘太君怒火满腔,却又无可奈何。
杨门女将太君——
佘太君:奸臣当道,忠良离朝。有国不能报,有家难逍遥!
【校尉军捧帅印,押杨金花上。丁贵急忙接过帅印,抱在怀中。
丁贵:啊!我的帅印哪!(手指杨金花)就是她!老太君,你还有何话可讲?
佘太君:金花,这是怎么回事呀?
杨金花:曾祖母哇!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今有俺杨金花替兄夺印。俺就是想让恁重新为国效命,带领咱杨门的巾帼英雄南征平叛!没有想到,被当做钦犯给抓捕了。我闯下大祸了。
佘太君:好孩子!
杨门女将好金花!
丁贵:哼!校尉军,将杨金花押上金殿,听候万岁处置!
佘太君:且慢!
丁贵:捉拿朝廷钦犯,谁能阻挡得了!押上殿去!
佘太君:且慢!金花,不是什么朝廷钦犯,而是巾帼小英雄!
杨金花:曾祖母——
丁贵:她就是钦犯,你敢抗旨不遵?!
佘太君(唱)
卫国公说此话令人愤慨,令人愤慨,
居心叵测颠倒黑白!
南疆叛乱百姓受害,
元帅殉国山河悲哀。
小金花素有那英雄气概,
小金花素有那爱国情怀。
夺帅印为的是平叛边塞,
夺帅印为的是灭除兵灾。
夺帅印为的是民安国泰,
夺帅印为的是君王开怀。
这才是天波府忠良后代,
这才是大宋朝侠义女孩。
巾帼小英雄谁人不喜爱?
当做钦犯该不该?
巾帼小英雄岂容被迫害!
奸佞贼子快放开!
我要替她去请罪,
面见万岁说明白。
我要请命去挂帅,
顾不得银发如雪年纪迈,
不灭叛军不回来!
丁贵:老太君,你们杨家抢夺帅印、撕毁圣旨、暴打皇亲,真是胆大包天!还想请命挂帅,戴罪立功?白日做梦!你就等着满门抄斩吧!
杜金娥:丁贵,招打!
佘赛花:不要鲁莽!我跟你走!
众儿媳:婆母——
丁贵:老太君,请吧!
【佘太君快步下。丁贵率校尉军下。
杨门女将太君——
【切光。

第四场
【紧接前场。
【金殿。
【幕启:宫女、内侍、御林军站殿,赵祯徘徊不安。
赵祯(唱)
校场归来一路恨,
暗暗恼恨佘太君。
为何派人抢帅印?
不知她是何居心?
南疆分裂形势,
急待统一伐叛臣。
但等着丁爱卿搜出帅印,
孤定要绳之以法有罪人!
【丁贵捧帅印上。
丁贵:万岁!帅印搜出,万岁请看!
【内侍接过帅印,转交给赵祯。
赵祯:这就好了,这就好了。老爱卿,钦犯可曾带到?
丁贵:现在殿外。
赵祯:速速带上殿来!
丁贵:带佘赛花!
校尉军:(内应)啊!
【校尉军上,佘赛花随后。校尉军下。
佘太君:罪臣佘赛花参见万岁!
赵祯:老太君,你还知罪呀?!
佘太君:请万岁恕罪!
赵祯:哼!抢夺帅印,延误南征平叛,罪大当斩,岂能饶恕?!
佘太君:万岁!我那曾孙女杨金花,年纪虽小,却是报国心切,背着全家,女扮男装,闯进校场,夺下帅印,抱回府来,是想劝我,再度披挂,为国效命,挂帅南征,平定叛乱!
赵祯:原来如此。
丁贵:哎呀,万岁呀!佘赛花巧舌如簧,绝不可信!若非老臣搜出帅印,抓获钦犯,她岂能承认抢印之事?!
赵祯:老太君,既然这样,为何不带你那曾孙女杨金花速来请命挂帅呢?
佘太君:尚未来及,就遇卫国公搜府。因此,罪臣随他上殿,一来请罪,二来请命挂帅。请万岁宽恕!请万岁恩准!
赵祯:这个——
丁贵:万岁呀!你命老臣前去搜府,佘太君不该纵容杨门女将撕毁圣旨、暴打老臣,如此居功自傲,欺君罔上,岂能让她领兵挂帅?倘若手握重兵,只恐生出二心,反戈一击,这大宋江山就成杨家的了!
赵祯:这个——
佘太君:(冷笑)哼!哼!哼------丁贵!
(唱)残害忠良多阴险,
祸国殃民大权奸。
论文不能治天下,
论武不能定江山。
只会围着万岁转,
媚上欺下进谗言。
蒙蔽圣聪朝纲乱,
野心勃勃手遮天。
劝万岁多思多想多明鉴——
赵祯(唱)卫国公,卫国公忠心事主多恭谦。
丁贵(唱)
谢万岁,谢万岁对老臣如此高看,
我定当肝脑涂地保江山。
他杨家不把万岁放在眼,
功高震主,功高震主令人把心担!
佘太君 (唱)
请万岁莫听信奸贼诬陷,
请万岁莫听信奸贼谗言!
俺杨家保大宋忠心赤胆,
从未有居功自傲不知愚贤。
如今国家有了难,
俺还愿,俺还愿平叛乱奔赴阵前!
赵祯(唱)卫国公秉忠心绝非杜撰,
佘赛花(唱)忠良臣仰天叹深蒙奇冤!
赵祯:你大胆!
(唱)你既然修下辞朝本,
就不该故弄玄虚蒙圣君。
你既然派人夺帅印,
就不该快马逃遁藏家门。
你既然真心要挂帅,
就不该,就不该撕毁圣旨打皇亲。
数罪并惩勿辩论,
午门斩首不法臣!
(白)御林军!
御林军:(内应)啊!
【御林军上。
御林军:参见万岁!
赵祯:将佘赛花,与我推出午门斩!
丁贵:杀!杀!杀!
佘太君:苍天哪——
(唱)为何不把我相信?
为何不容杨家人?
忍悲泪,怨愤愤,
此情此景寒煞保国臣。
罢、罢、罢!大祸降临不求天怜悯,
实可叹敌酋未灭我死不甘心!
丁贵:押上斩桩!
【御林军押佘太君下。
赵祯:丁爱卿听旨!
丁贵:万岁!
赵祯:孤王赐你圣旨一道,命你监斩佘赛花!
丁贵:领旨!(阴笑)哼哼哼------
【切光。

第五场   
【幕启:御街。
【杨洪跌跌撞撞走上。

杨洪:唉!苍天哪,苍天!老太君上殿请罪,不料被绑午门,开刀问斩。眼看太君性命难保,这便如何是好哇?!这个——有了哇!我不免回到天波杨府,擂起聚将鼓,撞起聚将钟,召来众家女将,搭救太君便了!
(唱)恼恨万岁太昏庸,

诛杀栋梁神鬼惊。
老太君上殿去辩本,
不容分说上法绳。
急急忙忙往前奔——
【杨洪一路奔跑,来到天波杨府点将台。
来在了点将台击鼓撞钟。
【杨洪击鼓撞钟。
【杨门女将披挂整齐上。
穆桂英(内唱)忽听得点将台钟鼓擂动——
【穆桂英骑马上。
忽听得点将台钟鼓擂动,
跨呀跨战马,换呀换戎装,跨战马换戎装准备出征,准备出征!
老太君上殿把罪请,
穆桂英坐立不安好担惊。
想必是老太君请下圣命,
率领着众女将一同相迎!
(白)呔!杨洪,为何不见太君?
杨洪:哎呀,少主母呀!老太君上殿请罪,不料被绑午门开刀问斩!
穆桂英:(震惊)啊?
(唱)老杨洪报凶信如雷击顶,
穆桂英闻噩耗胆颤心惊。
万岁不该宠奸佞,
猜忌杨家不容情。
怎不叫巾帼英雄心寒冷?!
怎不叫忠烈英魂不安宁?!
我这里将人马急忙点动,
上法场救太君,见万岁把冤鸣,一同请缨去出征!
(白)众女将,法场去者!
杨门女将: 啊!
【众下。
【切光。

第六场  
【紧接前场。
【午朝门外。
【御林军押佘太君站立在午朝门外。
佘太君(唱)无辜蒙冤上了绑——
【御林军押佘太君向前走动。
【丁贵手捧圣旨上。
御林军:走!
佘太君:(唱)
恨当今信谗言,忠奸不辩、是非不分,
要斩我忠心耿耿、赤胆为国、南征北战、东挡西杀保国忠良!保国忠良!
一门忠烈杨家将,
屡遭诬陷被冤枉。
悲切切来至在法场以上——
【杨门女将上。
杨门女将:太君,慢走——
【杜金娥拔剑逼向丁贵。
佘太君:(制止)嗯——
(唱)众女将持戈披挂怒火满腔!
穆桂英:太君哪!
(唱)戎马一生戍边疆,
不图爵禄保君王。
功臣无有好下场,
天也悲来地也伤。
佘太君(唱)
万岁懵懂心未亮,
奸贼弄权起祸殃。
杜金娥(唱)搭救太君护法场,
柴郡主(唱)再求万岁雪冤枉!
丁贵:佘赛花犯下欺君大罪,就要开刀问斩,尔等快快退下!
杜金娥:怎么,打了你这奸贼几下,就算犯了欺君大罪。那好,干脆我就将你杀了!
佘太君:儿媳,休得鲁莽!
柴郡主:婆母,难道我们还要忍么?
杜金娥:婆母,我们不能再忍了,看来只有——
丁贵:尔等还敢劫法场不成?
穆桂英:不劫法场,我们要救出太君,再同上金殿,面求见万岁,为我杨家洗雪冤枉!
丁贵:圣旨在此,尔等还要雪的什么冤枉?!尔等再敢胡闹,我把你们满门抄斩!
杜金娥:谁敢?!
丁贵:来!
御林军:在!
丁贵:将佘赛花绑上斩桩!
杨门女将杨门女将在此,哪个敢动!
丁贵:反了,反了,反了哇!
佘太君:你们,你们,你们不要管我,快快上殿请缨,平定叛乱!
杜金娥:我们岂能置太君生死于不顾!
穆桂英:孙媳要救下奶奶,才能上殿请缨!
柴郡主:我等要救下太君,再上殿请缨,平定南唐!
杨门女将救出太君,平定南唐!
【杨门女将一起跪下。
杨门女将太君!
柴郡主(唱)悲泪难忍柔肠断,
杨门女将(唱)柔肠断,
穆桂英(唱)九曲黄河波浪翻!
杨门女将(唱)波浪翻!
杜金娥(唱)誓救太君——
杨门女将(唱)堂前孝,
怎让太君赴九泉?!
佘太君(唱)
众女将跪在地泪如雨降。
见此情不由我黯然神伤。
咱杨家保大宋英勇悲壮,
多少次生离死别痛断肝肠!
想当年,想当年双龙相会金沙滩上,
遭埋伏十万番兵如虎似狼。
令公他护圣驾拼命往外闯,
七杆枪两口刀誓死保家邦,誓死保家邦!
延平儿,延平儿替太宗把命来丧,
延安儿短剑下一命身亡。
延定儿乱军中马踏如泥浆,
延辉儿延续儿失落在番邦。
延德儿心如血洗红尘绝望,
延嗣儿被潘贼乱箭穿胸膛。
杜金娥:(万分悲痛)婆母——
佘太君(唱)
老令公碰死在李陵碑上,
父子九人只撇下我儿六郎。
六郎儿守边关日夜把敌抗,
可怜他过度操劳又病逝边疆。
小孙孙杨宗保颇有志向,
却被那丁贵贼害死西凉。
单撇下曾孙杨文广,
为避祸送他走远在异乡,远在异乡。
咱杨家一个个血染疆场,
奸佞贼霸朝纲得意洋洋。
今日里万岁爷雷霆大降,
要把我年迈人绑上斩桩。
恨叛乱未平息我却命丧,
怎甘心大宋朝分土裂疆?
好孙媳快去请八王千岁,
唯有他才能够出手相帮。
咱举家四代人同把殿上,
请圣命去南征国泰民康!
丁贵:时辰已到,开刀问斩!
杨门女将:谁敢?
【午朝门外,剑拔弩张。

【赵德芳手持金锏上。
赵德芳:丁贵!哪里走!
【赵德芳追打丁贵。
丁贵:啊!哎呀!哎呀!哎呀
【包拯引赵祯上。内侍怀抱帅印随后上。
丁贵:万岁,救命啊!
赵祯:丁贵,你这奸佞,欺君罔上,乱我朝政,进献谗言,残害忠良!拉下去,斩!
御林军:啊!
赵德芳:万岁!
丁贵:万岁——
【御林军押丁贵下。
赵德芳:还不与太君快快松绑。
赵祯:这——
赵德芳:(轻轻呵斥)哼!
赵祯:哦,待孤王亲自来!
【赵祯为佘太君去下法绳。
佘太君:参见万岁!
赵祯:太君,孤王我——唉!
赵德芳:快与太君赔情!
赵祯:是,是。太君,孤王与你——
赵德芳:跪下!
【赵德芳推赵祯跪下赔情,佘太君也急忙跪下。
佘太君:哎呀呀,万岁!这世上哪有臣怪君的道理呀?
【赵祯搀佘太君同起。
包拯:万岁,可该命哪家挂帅平叛呢?
赵祯:老太君——
佘太君:万岁!
(唱)佘赛花在法场请缨出战,
望万岁赐帅印龙心放宽。
为社稷报国壮志日月可鉴,
何惧那小成王凶残野蛮?
白刃痛饮顽敌血,
不扬国威誓不还!
赵祯:老太君,穆桂英听旨!
佘太君、穆桂英:万岁!
赵祯:孤王赐恁圣旨一道,命老太君挂印为帅,穆桂英马前先行,带领杨门女将,速到南唐平定成王!
佘太君、穆桂英:遵旨!
【赵祯接过内侍手中帅印转交给佘太君。佘太君怀抱帅印百感交集。
【切光。

第七场
【十余日后。
【南疆。
【李成王率叛军上。
李成王:成王,李虎!羽翼已满,不愿再受北宋统治,今带领南唐的人马夺取宋室天下!众唐兵!
叛军:啊!
李成王:杀!
叛军:啊!
【穆桂英率杨门女将上。两军对阵。
穆桂英:李虎!我主未曾亏负于你,领兵叛乱,分裂大宋,是何道理?
李成王:一派胡言,看刀!
两军:(同喊)杀呀!
李成王:杀!
【两军开打。穆桂英大战李成王。
李成王:看刀!啊!
【一场鏖战,穆桂英杀死李成王。佘太君、赵德芳、包拯一同走上。
穆桂英:成王已平!
佘太君:众三军!
众将士:有!
佘太君:打起得胜鼓,班师还朝!
【众造型。
【全剧终。
【2017年7月5日修改稿】

【演出剧照拍摄于2017年6月17日,摄影:东风】

【剧本创作、排演档案】
       这部舞台剧作品,我是应鹤壁市淇河豫剧团之约,为参加2017河南省第十四届戏剧大赛特别创作。剧本创作根源可以追溯到豫剧五本连台老戏《十二寡妇征南》。2017年1月20日完成剧本创作,2017年6月初开始排演,2017年6月17日下午在鹤壁新区艺术中心芝麻官大舞台录制视频。初赛、复赛通过后,为备战决赛,2017年7月5日完成剧本修改,10月下旬再度投入排演。
       艺术指导:张宝英、金不换,编剧:东风,导演:张怀堂、直少贤,音乐唱腔设计:李永志,舞美设计:金振进,领衔主演:胡恩峰(饰演老太君),首度演出版本主要演员有杨丽燕(饰演穆桂英)、宋桂芳(饰演包拯)、袁艺民(饰演赵德芳)、冯小洁(饰演杨金花)、陈鹏(饰演赵祯)、聂俊丽(饰演杜金娥)、李艳艳(饰演柴郡主)、刘志军(饰演杨洪)等。该剧将于2017年11月6日下午,在驻马店市平舆县艺术中心,参加河南省第十四届戏剧大赛决赛演出,主要演员有变动。
       鹤壁市淇河豫剧团,虽然是一家专业性质的民营院团,却在力争把这部作品,打造成一部既传统又典雅的中国豫剧文武大戏、崔派新戏、鹤壁市淇河豫剧团重要剧目、常演剧目、崔派传承人张宝英亲传弟子胡恩峰代表性演出剧目。

【2017年10月30日编辑】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免费共享,仅供戏迷交流学习之用,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请支持你喜欢的戏曲演员,购买正版CD。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广播台

找客服

回顶部